• <tr id='ybiei'><strong id='ybiei'></strong><small id='ybiei'></small><button id='ybiei'></button><li id='ybiei'><noscript id='ybiei'><big id='ybiei'></big><dt id='ybiei'></dt></noscript></li></tr><ol id='ybiei'><table id='ybiei'><blockquote id='ybiei'><tbody id='ybie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biei'></u><kbd id='ybiei'><kbd id='ybiei'></kbd></kbd>
  • <dl id='ybiei'></dl>

    <i id='ybiei'><div id='ybiei'><ins id='ybiei'></ins></div></i>
  • <fieldset id='ybiei'></fieldset>

          <code id='ybiei'><strong id='ybiei'></strong></code>

            <acronym id='ybiei'><em id='ybiei'></em><td id='ybiei'><div id='ybiei'></div></td></acronym><address id='ybiei'><big id='ybiei'><big id='ybiei'></big><legend id='ybiei'></legend></big></address>
            <i id='ybiei'></i>

            <span id='ybiei'></span>

            <ins id='ybiei'></ins>

            你欠我一個吻

            • 时间:
            • 浏览:7

              安明從小就喜歡跑步,小學和中學時常參加各類體育比賽。高考時,他以“體育特長生”為加分條件,考入A城一所體育大學。

              大一暑假的一天下午,他騎單車去鎮子廣場,經過鎮中學時,見門口寫著“拆遷”字樣,再往裡看,一片狼藉。安明聽爸媽說過,學校要搬遷瞭。想到美好的高中時光,安明進瞭校園。

              一進教學樓,聽見響動,那人回過頭來。安明看瞭幾秒鐘,一下子喊出瞭“水缸”!

              水缸是李橋的綽號。李橋正在看展覽框裡一張滄桑的照片,上面有三個學生,兩男一女。男的都拿著獎牌,女的是頒獎的禮儀,但噘著小嘴,看上去很不高興。安明記得,那是鎮裡的一次體育比賽,他得瞭冠軍,李橋得瞭亞軍,那女孩則是當時的班長王小九。

              兩個人聊瞭幾句,安明笑著問:“你怎麼到這裡來瞭?”

              李橋說:“一是看看母校,再者找找小九的痕跡。”

              提起小九,安明似乎來瞭興致:“當年被她纏死瞭,一開始感覺挺好,後來覺得她學習雖好,但太傲氣,便對她不理不睬的。”

              李橋說:“是啊,她為這個,還讓我替她出氣呢。”

              李橋說得沒錯。那次體育比賽之前,班長小九拉李橋出去說:“你這次一定要拿第一,替我出氣。”

              李橋從來沒有被小九這麼在乎過,臉一下子紅瞭,小九說:“那個叫安明的傢夥太不識好歹瞭,人帥就瞭不起啊,竟然對本姑娘不理不睬。高二組,能與他比試高低的,也隻有你瞭。如果你能拿冠軍,讓安明丟臉,我就送給你一個吻。”

              其實,他一直暗戀著小九,但由於自己條件差,便把那份暗戀寫在日記裡。這次,一聽小九要自己幫忙,便笑著答應。他甘願被小九利用,以爭取她的好感。

              他倆的對話,全被在拐角路過的安明聽到瞭。打這以後,安明開始加強訓練,但每次跑步時,總能看到李橋的身影。兩個人雖在一班,但誰也不理誰,相互較著勁。

              比賽前一天,班主任買瞭一些零食,在班裡開起瞭動員會,她說:“這次比賽很重要,冠軍將獲得向市裡推薦體育特長生的資格!”

              高二組決賽時,一開始李橋領先,但他跑得有點不自然,被安明甩在瞭後面,結果以0.01秒之差排在第二。師生們歡呼起來,但李橋覺得還是失敗瞭。

              小九是頒獎的禮儀,給冠亞軍頒獎時,一張照片正好把她、安明、李橋定格瞭進去。

              走下臺,小九攔住李橋,指著鼻子罵道:“虧我信任你,廢物一個!”

              李橋想告訴小九,自己昨天吃壞瞭肚子,跑步時一陣一陣地疼,所以沒跑好,但自己已盡力瞭。這些話,小九肯定不聽,李橋隻能寫進日記裡。

              比賽後第一天,李橋最早到班裡,因為該他值日。打掃衛生時,無意在安明的桌洞裡發現瞭一個小藥盒,原來是一種瀉藥。李橋一愣,他聯想到自己的腹瀉,前天動員會,自己喝過安明遞來的飲料,那飲料莫非被動瞭手腳?

              李橋怕別人說他得亞軍不服氣、故意找事兒,而且僅憑一個藥盒不足以說明是安明陷害瞭自己,他就沒聲張此事,悄悄藏起瞭藥盒。

              由於市裡采納瞭學校體育特長生的推薦,一年後,安明參加高考受到加分照顧,如願考上體育大學,李橋則去B城讀瞭一所二流大專。

              聊到這兒,李橋忽然問:“小九怎麼樣瞭?”

              安明說:“她追隨我也到瞭A城的另一所大學,她心裡隻有我啊。兄弟,愛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就死瞭心吧。”

              李橋一聽,笑容立刻不見瞭,瞪著眼睛沉沉地說:“女朋友你跟我爭,長跑比賽也跟我爭,我永遠都是第二嗎?”說著,掏出一樣東西,“你還記得這個吧,兩年來,我可一直帶在身邊。”

              那是一個皺皺巴巴的藥盒。安明心裡一驚,坦白地說:“我當時特別想要那個名額,便偷偷給你下瞭藥,實在對不起啊!”

              李橋呵斥道:“那0.01秒是我永遠的恥辱。我不服,咱們再跑一次如何!”

              安明一愣,跑就跑!

              一圈後,李橋落在後面瞭,安明一邊奔跑,一邊往後面跑道上看。忽然,李橋不見瞭蹤影,與此同時,安明感到腿腳不聽自己使喚,仿佛腳底下有另一雙腳在帶著自己跑。

              安明想喊,但嘴巴似乎被堵住瞭。跑出操場,經過廣場時,安明看到父母正在招呼生意,但沒人能看到他,似乎他的奔跑是隱形的。過瞭廣場,安明在郊區的菜地裡轉著圈跑起來。這時候,忽然飛過來一張張紙片,安明像被控制著一樣,機械地接過一張張紙塞進口袋。

              凌晨2點時,父母在學校走廊裡,找到瞭安明的自行車。車籃裡有他的背包,包裡的手機,有二十幾個未接電話,除瞭父母打來的之外,還有十幾個是小九打來的。

              父母趕緊報瞭警,其實,奔跑中的安明已經看到他們好幾次瞭,但他發不出聲音。

              這時,王小九也趕瞭過來。自己打瞭十幾個電話給安明,但不見回復,便一大早趕過來瞭,果然出事瞭。

              正好跑到這兒的安明忽然停瞭下來,此時的他,圍著菜地跑瞭68圈,他感到腳下忽然一松,像是抽去瞭兩塊墊腳石。大傢聽到“撲通”一聲,回頭一看,公路中間躺著的正是安明。

              因為搶救及時,安明幾小時後恢復瞭正常,他痛苦地講述瞭事情的經過。

              警察聽到“李橋和小九”,驚訝地說:“你說的那個李橋,一年前在一個大專院校讀書時出車禍死瞭。後來,發現他的日記本,裡面記錄的全是對小九的暗戀,還用紅筆重重地寫著‘小九欠我一個吻’。這些本來是李橋的隱私,但因為這個姑娘就是小九,所以才告訴你們的。”

              小九這才知道,李橋是在去見她的路上發生瞭車禍,至於那個吻,小九終於想起來:“高二那次比賽,我曾對李橋許諾,如果他得冠軍,就給他一個吻。可問題是,他根本沒有得冠軍啊?”

              安明羞愧地說瞭當年自己下瀉藥的經過:“都怪我,當年要是不用瀉藥,李橋肯定是冠軍,那樣他就不會上大專,而是上理想的大學瞭。昨晚我之所以莫名其妙地奔跑,就是李橋在報復……”安明忽然想起瞭那些紙片。他讓小九打開衣兜,才發現裡面竟是李橋暗戀小九的日記本!

              安明爸媽忽然想起來,兒子轉圈跑的菜地,正是安葬李橋的墓地。安明看瞭幾眼日記本說:“我現在才明白,他要我奔跑,是為瞭讓你得到這個日記本,他死瞭也不甘心對你的愛。”

              小九翻瞭幾頁,眼淚不禁掉下來。小九到學校找到那張照片,慢慢地對著李橋吻瞭一下,說:“李橋,我還給你這個吻,你就安心地走吧。這本厚厚的日記,我會用心珍藏的。”說完,她取下照片,夾進瞭日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