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ieldset id='4axib'></fieldset>

      <span id='4axib'></span>

        <i id='4axib'><div id='4axib'><ins id='4axib'></ins></div></i>

      1. <tr id='4axib'><strong id='4axib'></strong><small id='4axib'></small><button id='4axib'></button><li id='4axib'><noscript id='4axib'><big id='4axib'></big><dt id='4axib'></dt></noscript></li></tr><ol id='4axib'><table id='4axib'><blockquote id='4axib'><tbody id='4axi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axib'></u><kbd id='4axib'><kbd id='4axib'></kbd></kbd>

        <code id='4axib'><strong id='4axib'></strong></code>
          <i id='4axib'></i>
          <acronym id='4axib'><em id='4axib'></em><td id='4axib'><div id='4axib'></div></td></acronym><address id='4axib'><big id='4axib'><big id='4axib'></big><legend id='4axib'></legend></big></address>

          <ins id='4axib'></ins>

            <dl id='4axib'></dl>

            醫院驚魂

            • 时间:
            • 浏览:35

            七點鐘

            張東陽在醫院附近的書店裡逛瞭三四圈,不時地瞥向醫院方向,一副十分糾結的樣子:自己的好友沈鈺因為骨折進瞭醫院,但兩人之前曾大吵瞭一架,張東陽便一直賭氣不去探望他。

            猶豫再三, 張東陽還是走出書店,嘆著氣說道:算瞭,誰讓他是病人呢!

            張東陽剛跨出書店,就感覺到自己的左肩被人拍瞭一下。

            他轉頭一看,發現自己身後站著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

            男子開口問道:你要去醫院?

            張東陽疑惑地看瞭看他,點瞭點頭,轉身又要走。

            命生緣, 緣生孽。

            而孽, 成鬼。

            那人聲音不大卻又正好能讓他聽到,於是張東陽再次轉頭看瞭一眼這個詭異的男人。

            隻見男人微笑瞭一下,將一張紙條塞進瞭張東陽的背包裡,我們還會再見的。

            張東陽一臉的莫名其妙,剛想問點兒什麼,青年已經瀟灑地轉身離開瞭。

            張東陽把紙條拿出來一看,發現上面一個字都沒有——看起來這是個惡作劇。

            於是他把紙條扔進瞭垃圾桶,又繼續向醫院走去。

            進瞭醫院後,他問出沈鈺病房號後爬上瞭五樓。

            樓道裡很安靜,連個護士都沒有。

            也許是錯覺,張東陽總覺得這地方比外面還要冷上幾分,不由得縮瞭縮脖子。

            張東陽敲瞭敲門,便走瞭進去。

            沈鈺正在翻看著一本小說:此刻的沈鈺瘦得幾乎隻剩下骨頭,臉色從原來的白皙變成瞭病態的蠟白。

            張東陽驚詫地開口:你真的是骨折嗎,怎麼臉色變得這麼差?

            沈鈺自始至終一言不發,面無表情地看著張東陽,冷漠得讓人害怕。

            氣氛變得十分尷尬,張東陽露出討好的笑臉,將帶來的零食放在沈鈺的桌子上,說道:你生瞭我這麼久的氣,也該消瞭吧?

            沈鈺沒有回答他,而是抬起頭問道:現在是不是快要七點鐘瞭?

            雖然這句話有點兒莫名其妙,但張東陽還是趕緊回答道:還差十分鐘。

            學校離得太遠,不然我就早點兒來瞭。

            沈鈺聽瞭這個回答,一字一頓地說道:你最好現在離開。

            不然,可能就走不瞭瞭。

            張東陽疑惑地看著沈鈺,隻見沈鈺抬頭看瞭一眼窗外,小聲嘟囔著:再不走的話,你就真走不瞭瞭。

            張東陽剛想開口問沈鈺為什麼,就看見窗外的欄桿上掛著一張人臉。

            它直勾勾地盯著張東陽,然後張開瞭嘴,將舌頭伸瞭出來。

            那舌頭越伸越長,最後猛地打在瞭玻璃上,發出一聲巨響。

            這時,正好是七點鐘。

            死裡逃生

            張東陽幾乎是飛奔出病房。

            沈鈺低沉詭異的笑聲離瞭很遠還能聽得到。

            走廊裡一個人都沒有,護士和醫生都不知道去瞭哪裡。

            走廊裡的日光燈都是關著的,隻有寫著安全出口的應急燈還亮著,弄得整條走廊都泛著詭異的綠光,好像黑暗中藏著什麼蠢蠢欲動的東西。

            張東陽跑到四樓的樓梯口時,借著幽光看見不遠處好像有什麼東西:那像是女人的手,但形狀卻不大對。

            而且那手好像長瞭眼睛一樣,向張東陽站著的方向不停地蠕動著爬來。

            指甲和地板摩擦發出的聲音響徹整條樓道,那東西也離張東陽越來越近:那手上竟然連著一團比人體還長的頭發,像海藻一樣濕滑,凌亂地散在地上。

            張東陽不敢再往下走,想趕緊退回去,他顫抖地抓住扶手將自己往上拉。

            就在這時,他看見那團頭發裡露出瞭一隻沒有黑眼仁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

            張東陽冷汗直流,扭頭就向上跑,結果發現五樓的樓梯口站著一個黑影,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