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s id='cj0a'></ins>
      <dl id='cj0a'></dl>

    2. <span id='cj0a'></span>
    3. <fieldset id='cj0a'></fieldset>
        <i id='cj0a'><div id='cj0a'><ins id='cj0a'></ins></div></i>
          <acronym id='cj0a'><em id='cj0a'></em><td id='cj0a'><div id='cj0a'></div></td></acronym><address id='cj0a'><big id='cj0a'><big id='cj0a'></big><legend id='cj0a'></legend></big></address>
          <i id='cj0a'></i>

          <code id='cj0a'><strong id='cj0a'></strong></code>

          1. <tr id='cj0a'><strong id='cj0a'></strong><small id='cj0a'></small><button id='cj0a'></button><li id='cj0a'><noscript id='cj0a'><big id='cj0a'></big><dt id='cj0a'></dt></noscript></li></tr><ol id='cj0a'><table id='cj0a'><blockquote id='cj0a'><tbody id='cj0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j0a'></u><kbd id='cj0a'><kbd id='cj0a'></kbd></kbd>
          2. 六九村怪談

            • 时间:
            • 浏览:6

              六九村原本是一個平靜而安逸的小村莊,村子裡隻有零零星星的幾戶人傢,可是在這個村莊不遠處的一片槐樹林裡卻曾經發生過一起恐怖的靈異事件。

              六九村雖是當地人認為的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村莊,解放前卻一直有不少的地主在這兒居住。土地革命時,這裡成為瞭打擊地主的重點治理區。

              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個晚上,村書記老趙應邀到鄰村的老賀傢喝喜酒,今晚是老賀的兒子賀大牛與阿翠結婚的大喜日子,作為和老賀有著二十多年老交情的朋友,老趙今晚也應邀參加瞭他的婚禮。

              在婚禮的現場,老趙舉杯向這對幸福美滿的夫婦敬酒,他瞇著眼睛笑著對大牛和阿翠說:“祝你們二位新人白頭偕老,永結同心。”新郎和新娘向父母叩首並行完跪拜禮後,就雙雙地進入瞭洞房。老趙看著他的兒子大牛和新娘遠去的背影,然後笑著對老趙說:“今天的婚禮也算是瞭卻瞭我的一樁心事,我這兒子今年已經三十八歲瞭,之前我一直為他的終身大事犯愁,這不,經過你們村張主任的介紹,我的兒子才和你們村的寇財主的女兒阿翠結婚瞭。”老趙也笑著說:“是啊,令公子和小姐真的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說完,他和老賀兩個人呵呵大笑起來,然後用筷子從酒桌上夾起瞭一塊扣肉,放入碗裡吃瞭一口,這時,老趙的心裡突然一怔,回想到那寇財主十多年前的一個晚上由於欠債被一夥蒙面人給滅門瞭,而且那一夥蒙面人的作案手段極其殘忍,他們趁著寇財主一傢人正在熟睡時,用砍刀把寇財主一傢老小幾口人的頭部給砍瞭下來,並把屍體埋在瞭距離六九村不遠處的一片槐樹林裡。老趙心想,那阿翠和寇財主他們不是都被殘忍地殺害瞭嗎?那賀大牛娶的那個又是什麼人呢?

              老趙的心裡越想越發毛,他嚇得把筷子都掉落在瞭地上,雙手直哆嗦。老賀見此情形,忙問他道:“你這是怎麼回事?你慌張什麼,手怎麼抖得那麼厲害?”老趙故作鎮定地說:“沒有什麼,是我的老毛病又犯瞭,我有心病,一犯病就這樣。”

              老趙定瞭定神後,對老賀說:“我看時候不早瞭,我感覺身體有些不大舒服,我還是先告辭瞭。”他說完,起身準備離開時,老賀急忙拉住他的手,然後說:“現在天這麼晚瞭,要不,今晚你就先暫時在我傢留宿一晚,等明天一早吃過早飯再走可否?”老趙說:“我還是回去睡比較踏實些,實在不好意思,不是我嫌棄你們傢裡的條件,而是我沒有在別人傢裡留宿的習慣。”老賀又問他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老趙揮瞭揮手說:“不用瞭,我自己有騎一輛自行車過來,這樣回去也方便,天這麼黑,你專程送我回去也挺麻煩的,謝謝你的好意啊。”

              老賀把老趙送到大門口,看見老趙把靠在墻上的那架鳳凰牌自行車扶起來,並把車頭轉瞭一個方向,他把手搭在老趙的肩膀上,然後說:“路上當心點啊!”老趙把一隻腳搭在自行車的腳踏上,回過頭對著大門口那盞紅燈籠下的老賀說道:“知道瞭,改天再來啊。”說完,老趙猛地蹬瞭一下自行車的腳踏,向漆黑的小路前進。

              此時已是夜裡十二點多瞭,老趙打開瞭他安裝在車把手中間的小燈,小燈發出瞭微弱的亮光,老趙借助那道微弱的亮光隱約還可以看見前方的路。

              老趙獨自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在僻靜的小路上慢悠悠地前進,此時老趙的心情非常緊張,他的心跳頻率非常快,就像擂鼓一樣“咚咚”作響。不一會兒,前方出現瞭一片槐樹林,老趙的自行車在槐樹林裡穿梭著。這片偌大的槐樹林裡異常寂靜,隻有老趙那架鳳凰牌自行車腳踏“咔噠咔噠”的響聲,一陣陰風吹來,有幾隻躲藏在槐樹林裡的鳥突然飛瞭起來,把老趙給嚇瞭一跳。

              老趙一看見是幾隻鳥,這才松瞭一口氣,繼續騎著自行車往前走。突然,眼前隱約有一個人影站在老趙的跟前,老趙上前定睛一看,發現是大牛的新婚妻子阿翠。他又松瞭一口氣,把自行車騎到阿翠的跟前,他看見阿翠頭發凌亂,臉上沒有一點血色,阿翠的左腿可能是因為受傷而顯得彎曲,這使得她站立的姿勢看起來有些傾斜。她的左臉頰上還有淤青,整個人看起來一副飽受折磨的樣子。老趙不解地看著阿翠,然後問她:“你怎麼深更半夜一個人跑到這槐樹林裡來?還有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阿翠撲到瞭老趙的懷裡嚎啕大哭起來,她一邊抽泣著一邊說:“是那個大牛啊,他口口聲聲地說要娶我,可到瞭新婚的這個夜晚,我倆因為一點瑣事吵瞭一架,他還動手打我,而且下手還特別狠,把我的臉部和腿部都打傷瞭,他害怕他爹知道,就把我推出門外趕瞭出去。我的腿部受瞭重傷,可還是強忍著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這裡歇瞭一會兒,幸好在這時碰上瞭您,趙叔,您能否載我一程,送我回傢去?”老趙沉默瞭一陣,然後問阿翠道:“你的傢人都還好嗎?”阿翠這時突然抬起頭笑著對老趙說:“我的傢人都因為欠債而被殺死瞭,就剩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現在好不容易嫁人瞭,我以為就此能告別苦難,迎接幸福美滿的日子,沒想到剛剛踏進丈夫傢的第一天,就受到瞭這種非人的虐待,哎呀,我的命好苦啊!”阿翠說完,又撲在瞭老趙的懷裡放聲大哭起來。

              老趙看著阿翠哭得如此淒慘,不由得心生憐憫之情,他把阿翠摟在懷裡,然後用手輕撫瞭阿翠的後背幾下,並對阿翠說:“好的,我帶你回去。”說完,他把阿翠扶到瞭自行車的後座上,自己也跨上瞭車,然後猛地蹬瞭幾下腳踏。這時,老趙突然察覺到坐在身後的阿翠幾乎沒有一點重量,這感覺就像是他自己一個人在騎著車。老趙騎瞭好一陣子,終於離開瞭那片陰深深的槐樹林。老趙騎著車來到一片平坦開闊的沙土路上,他能遠遠地望見遠處那星星點點的燈火,那就是他住的村莊五二村。老趙一邊騎著車,一邊對著坐在身後的阿翠說道:“你的傢很快就到瞭,我這就把你送回傢。”這時,老趙的身後寂靜一片,沒有人回答。他認為是阿翠睡著瞭,就沒再多問,接著騎車。

              當老趙騎著自行車來到村子附近不遠處時,他停下車,用一隻腳撐住地面,回過頭一看,發現背後的阿翠突然消失瞭。老趙覺得很奇怪,他又把自行車往回騎瞭一段路,可還是沒有看見半個人影。

              老趙帶著疑慮和不安的心情回到瞭傢,他站在傢門口愣瞭一會兒,然後敲瞭敲門。他的老婆玉婷開瞭門,老趙就吞吞吐吐地把晚上在槐樹林裡碰到阿翠的事情說給她聽,玉婷聽後“撲哧”一聲笑瞭,她對老趙說:“老趙你想太多瞭,那阿翠一傢人十多年前就死瞭,據說當時那個場面有夠慘的瞭,全傢人都被砍瞭頭,無一幸免,當時附近的所有村莊都在議論這事呢。”阿翠說完,看著被嚇得臉色蒼白的老趙呆呆地站在她跟前,她又對老趙說:“你先回房間睡吧,我晚上還要到儲藏間整理東西。”

              老趙點瞭點頭,他見老婆玉婷往儲物間走去後,就走進臥室躺在床上睡覺,並關上瞭床頭的鎢絲燈,臥室裡隻有老趙一個人。正當他準備入睡時,突然,耳邊傳來瞭阿翠的聲音:“趙叔,我一個人好怕,在你床上睡會兒好嗎?”老趙轉過頭一看,發現滿臉都是血的阿翠躺在枕頭旁邊,面露兇光地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