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ksjrx'><strong id='ksjrx'></strong></code>
    <i id='ksjrx'><div id='ksjrx'><ins id='ksjrx'></ins></div></i>
    <i id='ksjrx'></i>

    <span id='ksjrx'></span>
    1. <acronym id='ksjrx'><em id='ksjrx'></em><td id='ksjrx'><div id='ksjrx'></div></td></acronym><address id='ksjrx'><big id='ksjrx'><big id='ksjrx'></big><legend id='ksjrx'></legend></big></address>

      <dl id='ksjrx'></dl>
      <fieldset id='ksjrx'></fieldset>

    2. <tr id='ksjrx'><strong id='ksjrx'></strong><small id='ksjrx'></small><button id='ksjrx'></button><li id='ksjrx'><noscript id='ksjrx'><big id='ksjrx'></big><dt id='ksjrx'></dt></noscript></li></tr><ol id='ksjrx'><table id='ksjrx'><blockquote id='ksjrx'><tbody id='ksjr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sjrx'></u><kbd id='ksjrx'><kbd id='ksjrx'></kbd></kbd>
      1. <ins id='ksjrx'></ins>
        1. 你的心真好

          • 时间:
          • 浏览:18

             人油
              “
          這東西,能行嗎?”白潔潔看著唐小五加熱後倒在杯子裡的黏稠液體,有些擔心地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油啊?”
              “
          人油!”唐小五說得異常平靜,我看過說明書瞭,這是在人死後,將其心臟取出來,用蠟燭點火烤出來的油!這麼點兒,可花瞭我好幾百……”
              “
          !”白潔潔的一聲驚呼打斷瞭唐小五的解說,怯怯地將手中剛剛才拿起來的說明書扔到一邊,……那你真要泡啊?聽起來好邪門的。
             
          唐小五一副在所不惜的樣子:為瞭陸李,死也願意!”說著,她將雙手泡到瞭液體之中。
              “
          哎,對瞭。這瓶子,我怎麼越看越覺得和你上次買的活絡油的瓶子差不多啊?”唐小五突然反應瞭過來,隨口對白潔潔問道。
              “
          瓶子?”對方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我什麼時候買活絡油瞭啊?”
              “
          沒買?好久之前瞭,估計你不記得瞭。唐小五嘟囔著。
             
          桌上這瓶名叫我懂你心的油狀液體,是她從網上買來的。
             
          暗戀
             
          事情得從三天前說起。
              “
          怎麼辦?”剛打開宿舍門,唐小五就一臉焦急地叫瞭起來,陸李今天居然主動和我打招呼瞭。單從他燦爛的笑容裡,我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出於友情還是愛情主動和我打招呼的。
              “
          你說什麼?”室友白潔潔一邊盯著電腦屏幕,一邊應付地對唐小五問道,什麼情況?”
              “
          今天放學,我故意走在陸李後面。一不小心,他的書掉在地上瞭,我主動幫他撿瞭起來。唐小五講述著,仿佛已經陷入瞭剛剛美好的回憶裡,然後他就笑著誇我的心腸好。
              “
          就這樣?”白潔潔不以為然地反問道。
              “
          這還不夠啊?”唐小五一副受寵若驚的滿足樣,他可是西城每個女生的夢中情人陸李,多少女孩都芳心暗許的陸李啊!”說著,她將白潔潔從電腦前抓瞭起來,潔潔,你說,我要是現在向他表白,他會答應嗎?”
             
          白潔潔白瞭唐小五一眼:我怎麼知道?人心隔肚皮。哎,白潔浩從唐小五衣服上取下一個東西,這是什麼玩意兒?”
             
          是一個U!
              “
          ?”當唐小五看到U盤上歪歪斜斜寫著的陸李二字時,一下將U盤搶瞭過來。
              “
          這肯定是剛剛幫他撿書的時候留在身上的。說著,唐小五露出瞭心滿意足的笑容,緣分吶……哎,你幹什麼?”
             
          白潔潔一把搶過U盤:你急什麼?”對方邪惡地笑著,看看裡面的東西,要是他真對你有意思,說不定裡面還藏有偷拍的你的玉照呢。她說著,不等唐小五發話,就把U盤插到瞭電腦上。
             
          可還未等白潔潔將U盤打開,電腦下方就突然浮出瞭一個懸浮廣告:想知道你心儀的他心裡是怎麼看你的嗎?想知道你在他心中占什麼位置嗎?想知道他是否也像你愛他一樣愛你嗎?人體透視,給你幫助,讓你不再懷疑他對你的愛,讓你把握住屬於自己的愛情……
              “
          點進去,快點進去。看到這樣一個廣告,唐小五指著屏幕,急切地沖白潔潔叫道。
              “
          這種東西你也信?”白潔潔又白瞭她一眼,但還是點瞭進去。
             
          裡面就是關於這瓶我懂你心的介紹——
             
          本產品加熱後為油狀液體。將您的雙手置於油液中泡上七七四十九分鐘後,看人時,將雙手卷成筒、望遠鏡式地置於雙眼上。這時,透過這雙手制成的望遠鏡您就能透視別人心裡所想瞭。本店承諾,本品絕對有效。更多信息,詳見本品使用說明。
             
          當看到下面的購買選項時,唐小五一把搶過白潔潔手裡的鼠標:為瞭陸李,先來一瓶!”

          泡手
             
          於是,在三天後的今天,便有瞭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唐小五的手泡在液體中,一旁的白潔潔像避邪一樣躲著她。
             
          七七四十九分鐘是漫長的。
              “
          !”唐小五突然叫瞭出來,話說,我們傢陸李先生的U盤,你破解沒有?裡面到底有沒有藏我的照片?”
             
          聽她這麼一說,白潔潔將電腦屏幕朝她的方向一轉:早破解瞭,自己看!”
             
          唐小五扭著身子,將腦袋湊到電腦前一看,傻眼瞭:這是什麼啊?”
              “
          我怎麼知道?”白潔潔說著,滾動著鼠標滑條。
             
          資源管理器裡,全是些以班級命名的文件夾,從文科專業到工科專業,每個班都沒落下。
             
          正在唐小五覺得疑惑的時候,白潔潔已經點開瞭一個署名是隔壁班級的文件夾。
             
          裡面有很多未知類型的文件,圖標都是一顆心形的圖案,雖然有的顏色昏暗,有的顏色鮮亮;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偏圓,有的偏方,但都呈形。
             
          更奇怪的是,文件名居然是人名,隔壁班的小雅、小微等人都在,所有女孩的名字都有。
              “
          不會……不會是陸李弄的一份暗戀他的女孩的名單吧?”
              “
          我怎麼知道?”白潔潔還是這麼一句話。www.5aigushi.com
             
          在唐小五的要求下,白潔潔找到她們班的文件夾。其中,白潔潔的圖案是彩色的,唐小五的是黯淡的黑白色。
             
          就在唐小五感到疑惑不解的時候,桌上的鬧鐘叫瞭起來。
             
          唐小五長長地松瞭口氣,將手從油狀液容器內拿瞭出來:七七四十九分鐘終於到瞭,手都麻瞭。她松瞭口氣,開心地跳到瞭洗手臺。
             
          唐小五並沒有註意到,在她長長松瞭口氣的同時,坐在電腦前的白潔潔更是長長地舒瞭口氣。

              看透
             
          唐小五清理好手上的油污出來的時候,白潔潔已經穿好瞭鞋子:走吧,馬上就遲到瞭。
             
          唐小五此刻的心情已經完全不能用激動來表達瞭。
             
          她坐在教室裡猶豫瞭好久,才將手卷成瞭望遠鏡,深吸瞭兩口氣,套在瞭眼睛上。
             
          當對準講臺上老師的那一剎那,她被看到的景象嚇得全身汗毛都豎瞭起來:她看到瞭一具跳動的骨架,在講臺上繪聲繪色地講著,而在胸腔的位置,那顆血紅色的心臟顯得異常突兀,正急速地跳動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