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ilndn'></dl>

      <acronym id='ilndn'><em id='ilndn'></em><td id='ilndn'><div id='ilndn'></div></td></acronym><address id='ilndn'><big id='ilndn'><big id='ilndn'></big><legend id='ilndn'></legend></big></address>

        <code id='ilndn'><strong id='ilndn'></strong></code>
        <i id='ilndn'></i>

          <i id='ilndn'><div id='ilndn'><ins id='ilndn'></ins></div></i>
          1. <tr id='ilndn'><strong id='ilndn'></strong><small id='ilndn'></small><button id='ilndn'></button><li id='ilndn'><noscript id='ilndn'><big id='ilndn'></big><dt id='ilndn'></dt></noscript></li></tr><ol id='ilndn'><table id='ilndn'><blockquote id='ilndn'><tbody id='ilndn'></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lndn'></u><kbd id='ilndn'><kbd id='ilndn'></kbd></kbd>
          2. <span id='ilndn'></span>
          3. <fieldset id='ilndn'></fieldset>

            <ins id='ilndn'></ins>

            都市詭事之換臉

            • 时间:
            • 浏览:25

            第一章、無臉女屍
                那是一具女屍。沒有臉,準確的說,是給人割掉瞭臉。
                本應該是臉的地方一片的血肉模糊,那些帶血的骨頭上面還粘著肉,似乎還拉著絲。仔細看,甚至可以看見她喉嚨的深處。
                她嘴巴大張,喉管就像是一個黑洞一般。陰森森的。
                而林飛,則半蹲在地上打量著這一具女屍。她穿的不是睡衣,是一件漂亮的裙子。看起來好像要出門一樣。
                這件案子是在林飛警隊的轄區發生的,所以案子自然由他這個“頭牌”警察管轄。
                “死瞭多久瞭?”林飛忽而抬頭看瞭看法醫,法醫則看著數據說道:“大約七個小時。”接著林飛又看瞭看蹲在不遠處的一個男子。“你女朋友是約好和你見面的麼?”
                那男子點頭,仍然嚇得不輕。
                “小慧、小慧···她生前那麼愛美,可是···可是死後竟然···你們一定要找到兇手一定要找到兇手!”男子一個勁的說道。
                死者叫做湯小慧,男子叫做安少傑。他們約好今晚上一起去看電影的,然而男子等瞭她很久,都不見她來,故而到她傢來找她。
                卻沒有想到一開門就見到瞭這麼可怖的一幕。
                那屍體正對著大門,那表情,好似掛上瞭詭異的笑容一般。
                林飛接到電話就來瞭,來的時候隻看見這個男人癡傻的坐在地上,都忘記怎麼使用自己的表情瞭。
                他木然,卻沒有悲傷。他絕望,卻也沒有悲傷。他實在是被嚇到瞭。
                “她生前可有得罪過什麼人嗎?竟然被這麼殘酷的處死瞭。”林飛像是再問男子,又像是再問自己。
                “沒有,她為人很好的。”
                不過情人眼裡出西施,林飛並不相信安少傑的話,他隻是安排瞭人手送他回去。之後他便走街串巷般的一個個打聽。所有人都表示湯小慧是個很好的人。
                但是有人卻說道:“她好像得罪瞭什麼人,或許···是黑社會!”
                林飛好奇,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這麼說。便問道:“為什麼這麼說?你看到有人來找她麻煩瞭嗎?”
                “那倒不是,隻是我最近總是看她沒什麼表情,一臉的冷冰冰,好像有著什麼心事。而她平時是很愛笑的。”
                林飛看瞭看周圍,他想這個女人臉色冷冰冰的,絕對不是因為得罪人。所有人都說她為人好,所以不可能得罪人。
                至於是高利貸,也不可能。她身上穿的是香奈兒的連衣裙,而且傢具也很有檔次。不像是會找高利貸借錢的人。
                忽然,林飛像是想到瞭什麼。他急忙找到瞭安少傑,問道:“你女友是不是很愛美?”
                “是。”
                “那她有沒有打過美容針?”林飛又問。
                安少傑好奇:“你怎麼知道?”
                “因為這個,導致面部沒有表情,是不是?”
                安少傑點點頭,“你懷疑和這件事情有關?”
                林飛點頭,他沒有在傢中找到關於美容院的單據,如果真的去瞭,她傢裡肯定是有單據的。“那你知道她是在哪裡做的美容嗎?”
                安少傑很快就提供瞭那傢店的地址。林飛按照地址過去,隻看見一個小姑娘在打掃衛生。老板娘似乎不在。
                小姑娘一見到林飛就把臉瞥瞭過去,這讓林飛無比的好奇。然而林飛一瞟,就知道怎麼回事瞭。
                小姑娘的臉上有著一個大大的胎記。但是她的臉卻好似在哪裡見過一般,可林飛一時之間也不記得瞭。
                “您在這裡等等吧。”
                林飛等瞭三個小時,老板娘才從外面回來。林飛開門見山的說道:“湯小慧死瞭,你知道嗎?”
                老板娘先是一怔,隨即說道:“和我有什麼關系?”
                “她在你這裡做過美容瞭,結果出瞭問題。所以,我懷疑是你殺瞭她。”
                “胡說!”老板娘嗔怒道:“是她自己亂用東西出的事情,你憑什麼怪我?我知道瞭,你們警察看她長得漂亮,死瞭也漂亮所以才幫她說話的吧。我呸。”
                忽而,林飛拿出瞭一張照片。隻一眼,老板娘就尖叫瞭出來:“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湯小慧的屍體!”
                老板娘像是真的受驚瞭,不再說話,隻是喘著氣。好半天才說:“我沒有殺她。”
                “那你今天早上在什麼地方?”
                “我···”她一時說不出話來瞭。
                忽而,那個小女孩開口瞭:“老板娘她···今天早上在民政局。她···和她老公離婚瞭!”
                “秋霞!”老板娘斥責道。
                那個叫做秋霞的女孩子忽而跑開瞭,之後林飛前去調查。老板娘確實早上是在民政局,而之後就一直在心理門診。因為離婚,她簡直要崩潰瞭,故而時常會去心理門診。
                但是林飛想不通,為什麼美容院的單據會找不到?而此時林飛的助手小車卻打電話告訴他,單據找到瞭,在衣櫃的後面。
                單據,怎麼會出現在衣櫃的後面?